案例展示三
风行直播“隐逸”的美学范畴研究
风行直播“隐逸”的美学范畴研究
分类:案例展示三
描述信息:摘要:“隐逸”现象在中国传统历史中占有特殊的地位,可谓是中国特有的一种现象。本文通过探究“隐逸”的界定和内涵,并广泛了解“隐逸”现象在文本中的反映,来探究“隐逸”现象的美学范畴。关键词:隐逸;美学;
产品介绍

摘要:“隐逸”现象在中国传统历史中占有特殊的地位,可谓是中国特有的一种现象。本文通过探究“隐逸”的界定和内涵,并广泛了解“隐逸”现象在文本中的反映,来探究“隐逸”现象的美学范畴。

关键词:隐逸;美学;文学

中图分类号:I207.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8500(2013)05-0009-02

在中国古代传统中,儒家的积极入世的思想基本上占有主导地位,“达则兼济天下”也是大部分读书人的理想。但是纵观中国古代社会,有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也需要我们关注,就是“隐逸”现象。如果说儒家文化是一种主流文化,那么和它相对的“隐逸”现象就可以称为一种非主流文化,这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具有其独特的美学研究价值。

一、“隐逸”的界定和内涵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隐和逸分别做了解释:隐,蔽也,部曰,蔽,小儿也,小则不可见,故隐之训曰蔽;逸,失也,从兔,兔谩善逃也。在封建社会里,有些人不愿意跟统治者同流合污,隐居避世。许慎的说法从字形的角度分析,对分别对“隐”和“逸”做出了解释,认为它们的意思都是逃跑、藏匿的行为,这种解释显然还不够深刻。

“隐逸”是指一种避而不见、隐藏出世的一种心态。鲁冰在《宋代隐逸审美文化》中对将隐逸的境界分为两层,我觉得很有道理。一层是“隐”,就是把自己的身体藏起来,避而不见,远离世俗;一层是“逸”,这是一种更高境界的“隐”,带有一些超越性质。不寻求认同为“隐”,自得其乐为“逸”。纵观古代那些著名的隐士,他们都是拥有才华和做官的能力,但是为了保持自身的高洁傲岸,他们选择远离官场,寄情山林,在他们身上,我们能看到某种超越性的东西,那种放弃物质财富,不为势屈,不为物役,高洁傲岸的品格,这或许是隐逸者们具有的独特精神价值。

二、“隐逸”在文学作品中的表现

“隐士”的大量出现和“隐逸”行为的普遍可是说中国一个特殊的现象,这种现象在别国发展中并没有特别突出。“隐逸”行为的一个外在表现就是出现了对“隐逸”生活由衷赞美的“隐逸诗”,这些诗中的精品不单单具有高超的艺术水平和文学性,在内容方面,塑造了“隐逸者”的多维形象和人格魅力。下面就从文学文本出发,来找寻“隐逸”行为在文学作品中的表现。

从历史发展的脉络来看,“隐逸诗”第一次大规模的出现应该是在魏晋时期。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中这样描绘了魏晋时代:“魏晋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重大变化的时期。无论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和整个意识形态,包括哲学、宗教、文艺等等,都经历转折。这是继先秦之后第二次社会的变异所带来的。”

阮籍的《首阳山赋》很好的表达了他的出世思想。

在兹年之末岁兮,端旬首而重阴。……肆寿夭而弗豫兮,竞毁誉以为度。察前载之是云兮,何美论之足慕。苟道求之在细兮,焉子诞而多辞?且清虚以守神兮,岂慷慨而言之?托言于夷齐,其思长,其旨远。

此赋分为两个部分,前半部分主要是描述了阮籍内心的悲苦,他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披衣而出,于旷野狂奔,俨然是一个孤独的漂泊者的形象。后半部分,阮籍借伯夷、叔齐之事表达了自己对人生的思考和反思,他对伯夷和叔齐的评价是很令人不解的,认为他们的行为时“肆寿夭”、“竞毁誉”,不得“称呼仁义”。阮籍对伯夷、叔齐的评价一反前人的评说,对他们大加鞭打,表面上来看是不满“隐逸”这种行为,实则是正话反说,表达自己对现实社会的不满,自己内心的悲凉。

说道“隐逸”,我们不能不谈的一个就是陶渊明。朱光潜对陶渊明有这样的评价:“渊明是隐士,却不是一般人所想象的孤高自赏,不食人间烟火气,像《红楼梦》里妙玉性格的那种隐士;渊明是忠臣,却也不是他自己所敬仰的荆轲、张良那种忠臣。在隐与侠以外,渊明还有极实际、极平常的一方面。这是一般人所忽视而本文所特别要表明的。隐与侠有时走极端,‘不近人情’;渊明的特色是在处处都最近人情,胸襟尽管高超而却不唱高调。”陶渊明虽然是个隐士,但他是至情至性的隐士,而非为了“隐逸”而“隐逸”。他在隐居中的生活状态和心理状态在他很多作品中都有所体现。

《归去来兮辞》可谓是陶渊明归隐田园的宣言。在这篇散文中,陶渊明开头就说道:“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仿佛这是一声当头棒喝,告诉自己要归隐田园,也体现了他人生的大彻大悟。或许田园就是一种精神的象征,面对黑暗的社会和官场,时间长了必定耳濡目染,纯洁的心灵必然会沾染杂质。而田园却是一个纯净之处,回到田园,就是找回自己的失落的自由。

中国古代的文化主要还是一种“官本位”文化,所有有才华的知识分子都面临“入世”和“出世”这两种生活态度。并且许多文人认为这两种态度是不可调和的,白居易提出了一个“中隐”的概念,是将这两种不同的观念进行调和的一个很有益的尝试。白居易在《中隐》中写道:

大隐住朝市,小隐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嚣喧。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人生处一世,其道两难全:贱即若冻馁,贵则多忧患。唯此中隐士,致身吉且安;穷通与丰约,正在四者间。

白居易理想的生活是“中隐”,远离喧闹的朝廷,到边远的地方做一名留司官,既可以保有自己精神的清洁,又可以和社会政治保持一定的联系,发挥自己的才能,把“兼济天下”和“独善其身”融合在一起,这是“隐逸者”做出的有益尝试。

三、“隐逸”范畴的美学风格特点

“隐逸”具有其独特的美学风格特点,主要表现为:其一,它是以积极主动出世与消极被动抗世书结合的姿态来对待现世社会生活。它是一种情绪化的、悲剧性的、“超常”的人格精神。隐士因情性及志向的不同, 要么完全笃守精神自由及主体超脱, 要么在精神及行为上表现出一种分裂倾向或双重性―即又想明哲保身,又想大济苍生。其二, 它又是一种追求精神自由(不仅是肉体自由)、重视生命意识、甘于孤独沉寂的人格精神。

1.积极出世和消极入世的矛盾

儒、道、释三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支柱,纵观中国古代历史,三教为占据意识形态的主流位置而相互冲突不断,企图压倒其他两教成为社会文化的主流,但是随着历史的演进,三教在不断的冲突对立中也相继出现了相互融合的趋势。“隐逸者”们虽然以道家文化为其主体,但他们实际上还受到了儒家、佛教的影响。比如,儒家倡导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就是很多隐逸者所推崇的。

探求隐士们隐居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士大夫在现实生活中怀才不遇,或者社会黑暗腐败,不给有才能的人机会,进而他们选择弃官或者过上亦官亦隐的生活。探索他们的内心,他们还是非常希望自己的才能能够发挥的,所以他们想入世,但是或者现实不给他们机会,或者现实太黑暗,他们无法接受。所以他们心中是非常矛盾的。苏轼就是一个很好的代表。苏轼一生并未离开官场,也未真正归田隐退,但是并不妨碍他有浓厚的隐逸情结,诚如李泽厚所言:“苏轼一生并未退隐,也从未真正‘归田’,但他通过诗文所表达出来的那种人生空漠之感,却比前人任何口头上或是事实上的‘退隐’、‘归田’、‘遁世’要更深刻更沉重。因为,苏轼诗文中所表达出来的这种‘退隐’心绪,已不只是对政治的退避,而是一种对社会的退避……是对整个人生、世上的纷纷扰扰究竟有何目的和意义这个根本问题的怀疑、厌倦和企求解脱与舍弃。”苏轼一方面受儒家思想的影响,他忠君爱国、满怀抱负,希望自己能够建功立业;另一方面,他壮志难酬,面对现实总是有很多的无奈。他向往无忧无虑的田园,但是有希望自己能够发挥自己的能量,为国家出一份力;他希望为国效忠,但他发现自己离自己的心灵越来越远。苏轼就在儒、道、佛三种思想的影响下左右摇摆,这也让他的内心十分痛苦。

2.重视精神自由、重视生命意识、甘于孤独沉寂的人格精神

“就整个古代社会的审美理想来说,它强调的是中和,即以和谐为美的。但就整个审美理想具体的现象形式来说,它在强调均衡、统一、和谐的前提下又表现为壮美和优美,或者说阳刚之美和阴柔之美两大形态。”,“隐逸”主要体现的是一种阴柔的优美的形态,它本身体现的是隐士们重视精神自由、重视生命意识、甘于孤独沉寂的人格精神,他们不甘于物质的享受,希望能在精神层面上做到超然物外。

嵇康可谓是一个决绝的隐逸者,他不仅创作了大量向往隐逸的诗作, 而且真正亲身实践了隐逸这一生活方式。嵇康曾跟随着隐士孙登游隐三年, 后由于母亲去世而中断。他的归隐不只是守志避祸, 更多的是对现实的不满,甚至是批判对抗。他与政治的疏离相对于阮籍而言,更为彻底,更为决绝。嵇康认为,处于乱世之中,荣华富贵的争夺只会玷污了自己的声名;处于显赫高位带来的不仅仅是生活的安逸,更多的是不可预测的灾难,不如抛弃这些外在的牵累,而独有心灵的超越与自由。嵇康还说,看看当今之世,到处充满了忧患与不测,正直大道处处荆棘丛生,使人不知身处何方,人们为了权势互相倾轧,名位已经不可容身。这个决绝的隐逸者可谓是为了自己心灵的自由付出了生命,“不自由,毋宁死”,可以说是他自己的一个写照。

总之,“隐逸”作为一种非主流的美学现象存在在中国社会中,它本身体现出的是一种阴柔之美。他反映出中国古代一部分士大夫的内心碰撞和纠结,也体现了士大夫们重视精神自由、重视生命意识、甘于孤独沉寂的人格精神。这种“美学”范畴的研究对我们来说是有一定价值的。

参考文献:

[1]朱光潜.朱光潜作品新编[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

[2]李泽厚.美的历程[M].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2.

[3]赵冬初,李连英.隐逸文化对中国古代环境美学的贡献[J].湖南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3,(06):37-39.

[4]王小燕.魏晋隐士美学研究[D].南开大学,2010.

[5]于永森.论豪放[D].山东师范大学,2010.

[6]霍剑波.隐逸诗研究(先秦至隋唐)[D].陕西师范大学,2005.

XML | 网站地图 | TAGS

© 爱足球网 京ICP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