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展示三
托蒂吧王思聪手撕连花清瘟?
托蒂吧王思聪手撕连花清瘟?
分类:案例展示三
描述信息:出品©一笔封禅作者@何鲸洛4月14日。拥有4000万粉丝的@王思聪 转发了一则质疑世界卫生组织是否推荐过连花清瘟胶囊的视频,并喊话证监会,“严查以岭药业”。随后。王思聪又编辑了该微博。4月16日。@为
产品介绍

出品©一笔封禅

作者@何鲸洛

4月14日。

拥有4000万粉丝的@王思聪 转发了一则质疑世界卫生组织是否推荐过连花清瘟胶囊的视频,并喊话证监会,“严查以岭药业”。


随后。

王思聪又编辑了该微博。


4月16日。

@为你写一个故事 发布文章《我在盒马当司机,才明白在上海送菜到底难在哪》,提到连花清瘟占据了一些志愿者三分之一运力,引起舆论争议。

4月17日。

@丁香医生 推送了题为《不要吃连花清瘟预防新冠》的文章,舆情进一步发酵。


同一天。

@饶议科学 发文《疫情期间:不容假药趁火打劫,不宜强行派送未经证明的中药》

受该风波影响。

以岭药业连续两个交易日总市值缩水了约 127 亿。

更有意思的是。

4月19日。

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王思聪被禁言。

连花清瘟被轰下神坛?

3月31日。

世卫组织发布的《世界卫生组织中医药救治新冠肺炎专家评估会报告》,WHO专家认为,中国提交的数据确实足够让会议做出“谨慎乐观”的判断:即中医药在防止轻、中症新冠病例的疾病恶化方面能够发挥一定作用。


会议中。

中方专家展示了中医药报告的临床研究基础,其中包括中国9个省份23家医院的284名患者接受中药胶囊(连花清瘟胶囊)治疗的临床数据;数据显示,与未给予中药干预的患者相比,服用该药的患者症状恢复时间更短。

而在此前。

2020年1月。

第四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第一次出现了连花清瘟,且此后的第五至第九版方案,一直在列。

3月。

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杨子峰教授课题组在药理学界主流期刊《药理学研究》发表了《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论文,证实连花清瘟通过抑制病毒复制、抑制宿主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为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应用提供了实验依据。

4月。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在原批准适应症的基础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的新适应症。

5月。

由多位院士和23家新冠肺炎收治医院共同参与,发表在欧洲权威杂志《植物医学》的《中药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在常规治疗基础上联合应用连花清瘟胶囊口服14天可显著提高新冠肺炎发热、乏力、咳嗽等临床症状的改善率,明显改善肺部影像学病变,缩短症状持续时间,提高临床治愈率,遏制新冠肺炎病情恶化。

2021年1月。

厦门大学药学院吴彩胜教授联合海军军医大学柴逸峰教授团队在连花清瘟胶囊防治新冠肺炎的药理活性成分和机制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研究成果《基于人体暴露和ACE2生物色谱筛选传统中药连花清瘟胶囊的抗新冠肺炎药理活性成分》在药学顶级期刊《药学学报》发表;该项研究证实连花清瘟可能通过有效影响ACE2和S蛋白之间的结合而抑制新冠病毒,为连花清瘟胶囊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提供了实验依据。

7月。

连花清瘟还入选柬埔寨卫生部发布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居家治疗方案,这也是我国药品首次进入海外国家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案

9月。

柬埔寨卫生部部长蒙文兴向处于新冠肺炎疫情高风险区的居民发放连花清瘟胶囊。

2022年3月15日。

新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表明,处于医学观察期,或临床治疗期(确诊病例)的轻型和普通型病人,推荐服用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作为治疗药物。

4月1日。

港府派发了350万袋“抗疫包”内,每户人家都送了连花清瘟胶囊。

2022年3月28日和4月3日。

以岭药业先后两批次向上海捐赠共6100万元的连花清瘟产品,如今的上海市民几乎人手一盒。


不过。

世卫并未得出“中医药能有效治疗”的结论。

连花清瘟胶囊几个字仅仅存在于文末注脚中。

相反。

会议明确指出,基于中国学者的报告,中医药在和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时表现安全和有益,并且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但在上述报告中。

世界卫生组织也曾建议会员国,在其卫生保健系统和监管框架内考虑使用中医药治疗新冠的可能性。

4月5日。

相关消息在国内引起注意。

“世卫组织:中医药能有效治疗”等一类消息开始在众多主流平台流传。

事实也从此偏离。

4月6日。

人民网发自石家庄的报道,标题是《世卫组织认可中医药治疗新冠疗效 连花清瘟防治获得可靠依据》,内容称连花清瘟胶囊进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且被实验证实有缩短患者恢复期表现。


与此同时。

4月6日开盘后。

以岭药业连续两度封涨停板,龙虎榜显示,平安证券晋江泉安中路营业部连续两天净卖出共计3.3亿元。

而此前几个月,以岭药业股价已经暴涨128.64%。

在这其中。

不断有大批微博大V、金V财经博主以“密接者用连花清瘟降低阳性感染率76%” 、“防治结合是中医药独特理论和优势”为话题词发布微博,盛赞连花清瘟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的良好效果。

4月10日。

观察者网媒体评论人睡前消息编辑部@马前卒(任冲昊)发布视频,质疑报道混淆概念。

王思聪的质疑便是以此为准。

连花清瘟战疫神药?

2003年。

“非典”发生后。

吴以岭基于络病理论提出了一个预防非典,宜肺泄热的中草药配方,采用连翘、银花、板蓝根、贯众、藿香、红景天、薄荷、鱼腥草、黄芩、炒杏仁、甘草等清瘟解毒,这便是如今的连花清瘟。

连花清瘟后。

便迅速进入抗SARS新药快速审批绿色通道。


2004年。

连花清瘟获准生产上市。

2009年。

北京佑安医院等9家三甲医院联合开展的与国际接轨的“连花清瘟胶囊治疗甲型H1N1流感临床循证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胶囊在退热、缓解流感症状方面优于达菲,且治疗费用仅为达菲的1/8。

同一年。

吴以岭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2011年。

连花清瘟成功上市。

同一年。

“中药连花清瘟治疗流行性感冒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2年。

以岭药业上市当天,吴以岭以超过 60 亿元的个人持股市值成为 "A 股院士首富 "。

2015年。

连花清瘟胶囊获美国食药监局批准在美国开展二期临床研究。

2016年。

连花清瘟胶囊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在内的6个州共30家临床研究中心进行研究,将依据国际规范化临床设计,筛选420名流感患者,展开为期6个月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

但是。

截至目前,该药的二期临床研究依然没有公布结果。

2020年。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仍批准连花清瘟胶囊在原批准适应症基础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新适应症;“用法用量”项则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疗程7到10天”。

此后。

连花清瘟胶囊入选“三药三方”。


疫情之初。

以岭药业股价暴涨了235.4%。

疫情以来。

以岭药业股价翻了 4 倍,成为一度碾压同仁堂和白云山的 600 亿中医药大牛股。

当市场还在纠结连花清瘟消费“世卫”的时候。

从2004年以来。

连花清瘟已经二十余次被纳入传染性公共卫生事件诊疗方案或指南共识——无论是风热感冒,还是甲流乙流,它都有抑制作用。


如此疗效。

市场反馈自然很好。

数据显示,连花清瘟产品在2020年公立医疗市场中成药感冒用药领域所占市场份额为33.5%,销售排名位列第1名。

2020年。

以岭药业营业收入为87.82亿元,同比增加50.76%,归母净利润为12.19亿元,同比增加100.95%,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1.65亿元,同比增加109.95%。

2021年。

由于疫情对连花清瘟销售的影响,使得营业收入增速放缓,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81.12亿元,同期增加25.81%,归母净利润为12.24亿元,同期增加20.43%,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1.74亿元,同期增加19.57%。


与此同时。

连花清瘟已在2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批文并实现销售。

谁都不是白莲花?

到这里。

想必大家对于王思聪、丁香医生和连花清瘟事件已经有一个比较确切的认知。

连花清瘟确实是一路走来的战疫神药。

把它和世卫认证联系起来也言之过早。

我们不确定连花清瘟在这场风波中是不屑一顾还是乐见其成?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一众自媒体质疑连花清瘟、以岭药业乃至中药的声音有些过激,时机也很巧?

有些人可能只记得2020年的双黄连口服液。

但其实还有一个版本。

2021年12月。

据英国《每日邮报》、今日俄罗斯报道,英国免费公共服务电视网“第四频道”放出一条爆炸性调查纪录片预告,其中显示美国辉瑞公司曾在去年出钱资助一场在加拿大举行的专家演讲,给阿斯利康疫苗“泼脏水”,称其对缺乏免疫力者不安全,且可能使人得癌症。

这剧情是不是有些熟悉?

23块钱的连花清瘟若真是德不配位,为何将近20年来一直没出设么大问题?

2300块钱的辉瑞特效药刚刚进入医保,连花清瘟就开始“走下神坛”了?

不巧的是。

不管是王思聪,还是丁香医生立场都似乎没有那么客观。

当然。

这些可能只是小意思。

更大的原因很可能是仅仅用了15天就研制出来的连花清瘟,在某种程度上挑战了西药乃至整个西医体系的话语权。

想想世卫在“新冠溯源”中的所作所为。

它的话有参考的价值但却不是绝对的权威。

而世卫对于中医的态度也只是“宁可错杀,不可错信”。

中医不是西医?

连花清瘟也不是辉瑞特效药?

这么多年来的使用药效难道还不如世卫的一句话有效?

尤其还是在国内。

难道非要世卫盖章才能证明连花清瘟的疗效?

最后。

我们再聊几句。

连花清瘟肯定不是白莲花。

但王思聪和丁香医生不也是个卖药郎么?

特别声明: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

XML | 网站地图 | TAGS

© 爱足球网 京ICP100